Home Page

    
    
    
    
 
 

“阴阳无限分割”微观研究——答李炳茂先生
“阴阳无限分割” 微观研究——答李炳茂先生

□ 皋永利 山东中医药大学

  最近在《中国中医药报》“中医发展一家言”栏目集中发表了《中医发展需要超越“阴阳”水平》、《“唯象”不是中医发展的终点》等十几篇文章,其中对中医发展的一些观点在得到学界认可的同时,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这是学术研究的正常现象,也是本人所期望的。只有学术上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才能给中医发展带来争奇斗艳、姹紫嫣红的繁荣局面。
  8月31日李炳茂先生在《“阴阳”阻碍中医发展吗》一文中提出:“根本不是像有的人说的,中医只有宏观认识疾病,西医才有微观认识疾病,那是没有领会中医无限分割的观点。中医的阴阳学说,不但没有限制‘具体的原理表达’,而是主张无限分割,现代科学能够认识到什么水平,中医就应该应用到什么水平,因为阴阳的分割研究‘万之大不可胜数’。”这一认识把“阴阳的无限分割”与现代微观研究划上了等号,显然是错误的。由于这一观点在学术界带有一定普遍性,故有必要就此剖析回答。
  首先需要重申的是,阴阳学说表达的是事物发生发展的最一般规律,是一种高度抽象和概括,它所解释和反映的也只能是事物最基本的最普遍的共有现象。李炳茂先生所说的“中医的二元阴阳理论是宏观无限包容、微观无限分割的”,也只能限制在“对立统一”这一哲学层面上,不可能超出这一范畴而有其他更深刻的意义。以为哲学自己可以为所有具体科学提供完全的、绝对的真理,可以解答具体科学中的一切难题、穷尽一切知识的认识,是近代以前的落后观念,早已被科学发展的历史所否定和抛弃。
  “阴阳”可以用于由大到小的一切事物的研究,但是它们阐述的水平是一样的,都不会超出“对立统一”这一哲学层面。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中医阴阳的水平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现代科学微观发展的水平。试想,一个“阴阳的对立统一”原理可以解释人体一切生理病理的变化,这能是对人体微观世界的科学阐明吗?如果是的话,其他自然科学学科又为何在近代以后纷纷与哲学脱离而走向具体科学的研究发展之路呢?宋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对火药爆炸现象是这样解释的:“凡火药以硝石硫磺为主,草灰为辅,硝性至阴,硫性至阳,阴阳两种物相遇无隙可容之中,其出于人物膺之,魂散惊而魄齑粉。”这种用阴阳二气对火药爆炸的解释,能与现代科学认识的水平相提并论吗?
  李炳茂先生特别强调:“我们的祖先运用这简单的阴阳符号表示和解释世间万物,因为那是科学的精髓,是真理,不论古代、现代、将来都适用。”对此认识需要辩证地去看。就中医研究发展而言,阴阳的“适用性”是否就表明它代表着当下科学最先进的水平?古代中医发展的水平是否仍然是现代社会需求的水平?科学性、真理性是对事物科学与非科学及真理真假的判断,不是对科学水平的评价,我们不能因为阴阳学说是科学的,是真理,就视其为科学的顶峰、真理的终极而不再发展。“适用”与“满足需求”具有水平上的差距。
  曾有人把“超越阴阳水平”认为是将阴阳学说彻底抛弃,而强烈反对。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是对科学发展规律缺乏认识而形成的误解。科学的发展只能是一种辩证地否定,也就是“否定之否定”,不是对事物的全盘否定,而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周期,由旧质向新质的飞跃。没有否定,就没有质变,事物就不能由低级走向高级。
  我们要谈的“超越阴阳水平”,是就目前的中医发展水平而言的,是说中医不能停留在以古代阴阳学说为工具的哲学说理水平上,要走出哲学层面,遵循具体科学发展的规律向前推进。而李炳茂先生提出的“‘阴阳’根本没有水平限制。无限包容,无法超越。”则是对这一问题的概念偷换,将“中医超越阴阳水平”换成了“阴阳超越自己”。也许这不是有意偷换,是理解错误,但却是必须指出的。
  中医的微观研究应当是在中医基本理论的指导下运用现代科学的新方法新技术,从人体、器官深入到细胞乃至分子水平,阐述体质、脏腑、经络、气血等物质结构和代谢特点,阐明建立在实体基础上的各种解剖与非解剖结构,最终将人体系统内各个层次的生理病理变化都纳入整体的动态的辨证之中。可以说,中医的微观研究是以生命科学为主、多学科辐射的结果。这种在微观水平上进行的实体结构和关系的研究,单用阴阳学说是不可能作出具体、清晰说明的。
  总之,“阴阳的无限分割”,远不是现代科学水平上的微观研究;在“阴阳水平”上的中医研究不能与现代科学水平上的微观研究相提并论。中医微观研究的视野应当是深入于“形下”而不是在“形上”,中医以往的情况是“形上”研究有余,“形下”研究不足。不改变这种状态,中医发展难有实质性飞跃。

我要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