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

    
    
    
    
 
 

好治无病为己功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freedns.us)(xys-reader.org)◇◇

  好治无病为己功

  津南区王献章

  古老的、蒙昧时代产生的传统医学理论把抽象朴素的哲学辩术取代了具体的
医学科学。不难看出,通篇理论都是空洞的标语口号式的语言,直到拿出“草药”
方感觉到存在。想告诉人们它的本来面目,也不能只喊标语口号,这样无说服力。
要谈具体细节,没有人在明白了细节以后还会执迷不悟的。对谁都好就不会有个
人恩怨,救救他们,因为他们做的自己不知道。是先祖留下的文化,把后代子孙
害得不轻。比方说人体上的“穴位”,取“穴”者用手指量,胖瘦高矮因人而异,
谁也无法把其恒定在一个点上。“阿是穴”三个字充分体现了人们的主观随意性,
也是对“定位穴”的讥讽嘲弄和否定。钢针刺入人体内会损伤神经、血管和细胞
(不包括扎死人和损坏器官的),其他则全部是施针者和赏针者的意念活动了。
脑出血与脑梗塞的病变在脑中枢,针刺周围组织和神经毫无作用,但可有鼓舞斗
志的作用。寻找“经络”的人们,找了一生无结果,难道这不是个人的悲剧吗?
不是传统医学的悲哀吗?不是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不幸和污点吗?民族主义有爱国
情结,有地域性的特点,有进步性,但也有局限和狭隘的东西在里边。民族主义
对于语言、艺术、宗教和哲学的认识有鲜明的个性,可以发扬光大,宣扬个性主
张。如把其融入人类共通的自然科学中去,则是一种倒退、愚顽和孤辟,能通情
理,难通科理。一个在迷信咒语中生活的人,永远走不进科学的殿堂。如此“至
宝”都不要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呢?惶惶不可终日。不要怕丢了“国粹”,我们
要得是务实主义,要得是客观真实,要得是自然科学的精髓。把身上的“瘤子”
割了去,你才会觉得轻松。割时的痛是暂时的,健康是永远的。如果没有现代医
学,急性感染、急性脱水、急性阑尾炎、大失血、急性外伤、急性脏器衰竭等一
系列重症危症,不知要伤亡多少人;如果没有消毒灭菌、病原微生物和抗体的概
念,诸多传染病仍会在地球上肆虐,多少人又会委屈离世。我们不去感恩贡献极
大的现代科技,反而抱着陈腐的古董不愿放手。全面提高民族科学文化素质,科
学武器必须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大的赢家,才能不受制于人,才会无往而不胜。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中医“擅长”治慢性病不治急性病,治小病不治大病,
治虚病(指官能症及精神类病)不治实病,“中西医结合”(这绝不是马和驴的
结合,以后专谈)治疗。——这样可以混淆视听,好治无病为己功。睡眠少与常
做梦,尿因浓缩而变黄,女性因环境改变和情绪不稳定出现的月经失调,过度劳
累的乏力,夫妻无爱导致的不和谐性生活。——本来属于生理性改变,在此全成
了病症(忘不了以前东亚病夫的称谓)。中药的“治疗作用”,用最大众化的通
俗语言,平铺直叙,有强烈的诱导和心理暗示作用。例如,“用于胸中烦热,心
悸不宁,失眠多梦”,有许多“患者”跟着感觉走去服用。深谙此道的医生,综
观其意,可试用于心脏神经官能症患者。他绝不会给心力衰竭或房颤导致心悸的
患者滥用。小小药片狄高辛谁都愿用,既方便又显效。且不说它的结构式、分子
式、分子量和治疗作用的正性肌力与负性频率,连药品的名称患者都记不清,作
用是纯客观的。与传统的大众化语言心理暗示的语句成鲜明的对比。有者为了显
效,在“中药”中加磺脲类制剂治疗糖尿病,加抗菌素治疗“毒热”病,不属学
术辩论范畴且略。说几句肺腑之言:那些背诵内经、伤寒论、汤头歌诀、七经八
脉的学子,有此能量,打好写作与数理化基础,把人体结构和生理搞清楚,定是
个好医生,不怕以后传统医学市场萧条,于己于民于国均有利!

  2007年9月10日

(XYS20070911)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freedns.us)(xys-reader.org)◇◇

我要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