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

    
    
    
    
 
 

在中国,当腐败污染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中国,当腐败污染生活的方方面面



廖梦君的父母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鲜活的儿子,是在儿子去学校领他的初中文凭之前。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接到了电话,要他们赶到停尸间去。到了那里,他们看到的是,他们的15岁大的瘦削的儿子,额头已塌陷,右膝连骨头都露了出来,两只胳膊全被打断。身上有几处刀伤,内脏损伤和脚面青肿。儿子的食指还被往下弯曲,这表明,折磨他的人曾试图让儿子用他自己手蘸自己的血来写下一点什么东西。

使人感到事情不简单,或者说事情更令人吃惊的是,身为作家的廖祖笙和他的妻子陈国英(Chen Guoying,音译),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明白杀害了他们的儿子的,是谁:他的老师。而且他们确信,他们知道儿子被害的原因:因为廖祖笙曾经写文章将该学校一些人乱收费的劣行公之于众,因为在学校、在教育系统和整个中国社会,都存在着体制性的腐败。

洛杉矶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迈马克(Mark Magnier)一篇题为“腐败污染了中国生活中的方方面面”(Corruption taints every facet of life in China)的报导说,对亿万中国人来说,腐败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日常经验,受腐败污染的,不只是工商企业,农村和工厂,还有学校,而且从潜在意义上说,包括了任何有可能与官场有接触的公民。

分析中国社会问题的专家说,佛山市似乎并不比中国其他任何城市有更多的腐败。值得注意的只是,廖家的悲剧,只是一个有普遍意义的例子,显示了威胁到中国的与政治制度稳定的一个普遍性问题。

一些老资格的共产党官员都意识道,假如任由贪污贿赂横行,让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话,改革开放几十年所取得的进步就有毁于一旦的危险。但是,打击腐败又只能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回旋。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反腐努力,都可能危害到共产党对权力的继续垄断。

这样一个系统,它的运行,依靠的是大批警察,地方党委和政府官员来执行北京的政策和打击异议份子。批评这种制度的人士常常指出,地方官员都把在位当成利用职权化公为私的机会。

全国上下,在惊人的经济增长速度下,产生的是一种“淘金”的心态。在取消了毛泽东时代的社会安全网的保障和开启了各种机会的大门之后,中国亿万人正在通过合法或非法的途经在致富。

在中国的7万亿的国民生产总值中,被贪污腐败的数量占了估计3%至15%的比例,入党可以成为一种参与贿赂的邀请,可以决定最终的非法土地交易达成。到2007年底,党员达到7400万人,比2002年增加了10%,作为赚钱的机会越来越凌驾于意识形态的纯洁性之上了。

在过去一年中,惩处了腐败的5000名县或县级以上的官员,官方媒体的报导说。

“当然,每个人都痛恨腐败,但每个人又都希望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北京律师巧占祥说。

其结果,是腐败受益者和腐败受害者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在民间和受虐待的草根阶层中,像廖祖笙的家庭,可以最真切地感受到这种鸿沟存在的严酷性。

“普通的中国人是在地狱里,”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Ai Xiaoming,音译)说,他也是纪录片制作人。“这个地狱不是未来,而是现在。”

佛山也是这么个地方

洛杉矶时报的这篇报导说,发生廖梦君惨案的广东佛山,或者说,这个字面意思是“佛祖之山”的城市,是武术明星李小龙的家乡,也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或称非典病例最先被发现的地方,这里还是珠江三角洲工业腹地中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

这里的工厂生产陶瓷,家具,玩具和家用电器,包括在沃尔玛,凯玛特(Kmart),雅芳(Avon)和家得宝(Home Depot)出售的产品。

但如果你花点时间在佛山市走一走,那么你会发现,这座有590万居民和230万农民工的城市,也是一个发生过桥梁和房屋倒塌地方的知名地方。在这里你会看到建到一半的“烂尾”摩天大楼,成了倾斜的危楼。

这里,还是假币在自动取款机和工资袋里出没的地方。

它是这么一个地方,在这里,外地民工可能被敲诈、殴打,据说有时甚至可能被保安残酷杀害。

在这里,现金“红包”塞到医生手里,就可以确保这个医生在手术室会尽全力,或者现金“红包”塞到监考官手里,就能保证通过的驾驶考试,即使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中国,佛山,算是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城市,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任建明说,“你在佛山看到的这一切,在全中国,一定程度上,都可以看到。”

廖祖笙的15岁儿子在学校离奇死亡。官方的结论是自杀,但是廖祖笙夫妇认为这不是事实。他们认为是老师杀害了他们的儿子。因为廖祖笙曾经写文章揭露该学校乱收费和其他劣行。

逆水行舟还是随波逐流

报导说,作家廖祖笙是一位复员军人,也是入党多年的共产党员。他的妻子说,黄岐中学的官员在廖祖笙将学校乱收费的事情公开后,学校就将矛头对准了他们家。

廖祖笙曾撰文揭露校方以“择校费”为名,收取每位学生相当于3900美元的费用,甚至连收据都不给开。

他还在互联网上发布过数篇文章,揭露中国无处不在的腐败和浪费。

他们说,令他们感到挫折的是,警察对他们的骚扰和体制成为他们伸张正义的障碍,包括官方拒绝公布他们儿子的验尸报告。这促使廖祖笙夫妇决定,自己来调查清楚儿子的死因。

他们说,他们了解到,一些目击证人受到警方的恐吓,这更使得他们相信他们了解到的事实: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儿子廖梦君所在班级的班主任、两名教师和一名校警攻击了廖梦君。

但是,他们的观点又是难以核实的,因为目击证人由于害怕报复,往往保持缄默。而中国并没有独立的警察,法院系统或媒体。

照佛山市的宣传部长所说,廖梦君是因为偷窃被抓获,继而攻击他的教师,最后自杀的。而警方和负责处理此案的政府有关人士都拒绝就此发表评论。其中一名据说涉案的、叫梁西波(Liang Xibo,音译)的教师说,那一天他一直在他的办公室里,没有看到或听到任何关于此案的东西。

后来当地政府官员希望,给廖祖笙夫妇一大笔钱来了结此事。但是对廖祖笙来说,这是想用钱来封住他们的嘴,不让他们为怨死的儿子伸张正义。当地政府最先是提出,如果廖家销毁掉所有的证据和不在追究此案,就给廖家相当于2万美元的人民币,后来又涨到5万美元。最后,增加到7万美元-这相当于廖家几年的收入了。

他们还催着42岁的陈国英和38岁的廖祖笙,在严格的一胎政策下,再生一个孩子,来“替代”失去的孩子,以“减轻痛苦”。

廖祖笙表示,对政府给钱不感兴趣。“这是血腥的钱,”他说。

不过在中国,还是有许多人是愿意玩这种游戏的。

在佛山,记者见到一名叫莉莉的40岁左右的家庭妇女。她就像中国的大多数的父母一样,愿意为她唯一的儿子有个好前途进行贿赂。不过莉莉不愿意将自己的全名告诉记者,她一边抿着茶,一边解释说,贿赂,是要讲究艺术的。她并且描述,她是如何去进行贿赂的:

9年前,当她的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时,想到一间好学校去。她发现自己的一个朋友认识当地教育部门的高层官员。于是,他们到了该名男子的办公室,留下了大约相当于370美元的人民币,就离开了,并不需要说太多。结果她的儿子就如愿进了这间学校。

几年前,她的儿子又到了该上初中的年龄,但入学考试没考好。她说,于是她请几个朋友帮忙,请到一位关键人物吃饭。同时,给教育部门的几个人共送了相当1200美元的人民币,并且向那所想进的学校“捐”了1600美元。

最近,莉莉的儿子进入高中。尽管花费了数千美元的打通关系,但是最后关系还是不够硬,只能进了一所相对不太著名的学校。

莉莉说,她仍然认为,在这上面花的钱还是值得的,即使任何父母都知道,入学毕竟仅仅是第一步。

学生家长们面对的,是学校擅自定出的各种收费,包括对书本、校服和午餐等方面的收费。而各方面串通一气,主管部门多半是放任不管的,包括送红包封给有关人,尤其给红包给那些承担毕业生高考课目的教师。“如果有50名学生,其中40人给你送了礼,你肯定不会对那另外的10个学生非常尽力,”一位也是为人父的教育系统的官员如是说,“不幸的是,这就是我们的制度,没有办法。”

对腐败的麻木和习以为常

陶军(Tao Jun,音译)说,他已经看到了同样的腐败情形也在一个财富和机会的新舞台上活龙活现,那就是在私营企业。

一些私营公司的高层表示,那些掌握有签订合同或颁发许可证的地方政府和党的官员,会伸手要钱和滥用权力。那些跟官员耍滑头的公司,或者是得罪了官员的企业将会很快接到通知说,有关部门将要来进行例行检查,这可能就意味着这家企业的一场噩梦要来临了。

“即使你有租用地方50年的合同,他们也可以说,近期将要把这个地方收回来,”佛山市一位担心受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人说。

给现金,当然是一种最简便的做法,不过私营公司主管表示,百货公司的礼品劵及饭店的就餐券更难追踪,还有就是,送艺术品和股票,支付“学习考察”行程费用,三陪小姐或支付官员的子女的留学费用,等等。

高税率施加进一步的压力,一个佛山市的互联网公司发放140美元的贿赂,以避免每月$1400的税。

“这我都知道,因为我签过就餐券,”陶军表示,“在中国,要当好人很难。这个制度和系统会使你麻木,完全不辨对错了。”

公司之间也互相贿赂,然后将这种费用作为成本转嫁给客户,并利用贿赂来偷工减料,加快发展或打击竞争对手。

有时候,丑闻被公开,显示涉及到数量惊人的钱财。例如,近年来高调报导过的一个案子,就是民营企业家冯明昌贷款诈骗案,牵涉到相当于1.2亿美元的人民币贷款,据说,他行贿了223位银行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他最后被判处终身监禁,还有一位涉案的银行工作人员被判死刑。


kectchj   于   2011-03-31 18:00   
我是佛山人,最近失业,没有失业救济,去年禁摩,我的摩托车又“被”报废了,上文是否属实,我真的不知道,黄岐离禅城区有20公里,不过佛山感觉还不是地狱,人还能活下去,起码还能上网发牢骚!
kectchj   于   2011-03-31 18:01   
我是佛山人,最近失业,没有失业救济,去年禁摩,我的摩托车又“被”报废了,上文是否属实,我真的不知道,黄岐离禅城区有20公里,不过佛山感觉还不是地狱,人还能活下去,起码还能上网发牢骚!
我要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