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

    
    
    
    
 
 

中西医结合是一出丑恶的政治戏
中西医结合是一出丑恶的政治戏
王澄 2009年3月30日

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孟庆云在健康报上为过去总结了中西医结合的“成果”[7],其实,在中国是人都知道中西医结合的最大“成果”是中药注射剂。中药注射剂到今天为止已经给中国人民用了60亿到80亿(针)支,居然没有一针是应该打的,没有一针有治疗作用,每一针都是假药。

2008年4月陈竺开始刹车,他在中西医结合学会第六次全国会议上说,“我们要继续进行中西医结合医学的探索研究,不要急功近利;要认真系统地总结50年来中西医结合研究的历史经验。”“中西医结合的成功与否,疗效评价可能是最为重要的,而高质量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的研究则是疗效评价最为客观的途径。”以后,政府有关陈可冀事迹的报道中也不再提中药注射剂。中国医学界的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中药注射剂的“功劳”,陈可冀还能有什么“事迹”?《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1月9日“承续五千年中医药血脉——中医药事业30年发展回眸”一文列举各类中药剂型时,只字未提“中药注射剂”,当称“漏列”。[1] 当下,大家都看到了,政府在对中药注射剂“找茬”。

下面附录的孟庆云的文章也只字不提中西医结合的最大“成果”是中药注射剂。原因只有一个,1970年代到2008年4月的“陈可冀吴咸中中西医结合会”是曾经得到反动政治支持的犯罪集团。人类世界有史以来只有德国法西斯和中国共产党利用医生大规模迫害人民群众,德国法西斯在1940年代二次世界大战中利用医生杀害集中营的囚犯和用囚犯作人体实验;中国共产党自1970年代到2008年4月利用医生发明,提倡,鼓励制造中药注射剂假药,并已经注射入60亿到80亿中国人(次)身体,造成了很多人体伤亡和致残。这样一个政府一定会被人民推上审判台。

孟庆云提到的针刺麻醉是百分之百的造假,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医生认同。

孟庆云提到的“手法整复夹板固定法”是骨科伤病中一个很小的使用部分,熊印钢的文章指出[2],中医科学院申报中医正骨术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的文件是这样写的,“中医正骨疗法是通过拔伸、复位、对正等手法,采用小夹板外固定方式,治疗骨折、关节脱位等运动系统疾病的一种治疗方法。”骨折后拔伸、复位、对正是全世界所有医生都要做的,中国采用的小夹板外固定是各种外固定法的选项之一。“它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早在周代,医疗分工上已有专人掌管骨科疾病的治疗,秦汉时期形成基本理论和技术,世代传承,如《肘后备急方》、《仙授理伤续断秘方》、《千金要方》、《医宗金鉴》中有大量记载。”

很明显,小夹板外固定是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在使用的东西,西方的“骨科”英文叫做orthopedic, 原意就是用一根直的棍子把长弯的树绑住,好让这棵树长直了。所以,就像战场上战士的腿打断了,其他的战士就用一根直木棍把断腿绑起来,这是人类非常原始的治疗骨折的办法。今天有了石膏和快干胶,就可以把断骨的两端的两个关节固定,让骨折点不能沿着长轴做旋转动作,这是一个进步。如果用小夹板固定可以随时进行调解,那么我们也可以把刚打好的快干胶筒沿着长轴锯开两条线,三条线,或四条线,把快干胶筒分成两个部分,三个部分,或四个部分,外面用绷带缠起来,同样可以起到随时进行调解的作用。

所以,原始的“手法整复夹板固定法”在中国已经用了几千年,中医科学院要拿它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新的根据人体的解剖做的小夹板,它的实用性有可能能被锯开的快干胶筒替代,所以在国际上推广很困难。目前在国际上还没有人认为“手法整复夹板固定法”是一个显著的(significant)“更好”的方法。小夹板明显的缺点是没有可塑性,易松动,局部压力大,更不可能同时固定上下两个关节。

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是吴咸中迫害中国人民,拿中国人做实验的罪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被国际科学研究机构认可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方法能够驳倒国际现代医学界的急腹症外科处理原则。

头针更是胡说八道,如果头针是真的,那么耳针,足针,手针,屁股针将来都是真的了。针灸传到西方20多年,目前越来越多的西方实验证明把针扎在穴位上和故意不扎在穴位上的止痛效果是一样的,所以西方的结论是:穴位是不存在的。

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是毛泽东四人帮时代的反动政治的产物,是陈可冀,李连达,吴咸中,李大鹏等人出卖医生良知,买医求荣,投靠反动政治势力的“医奸”行为。[3,4,5,6] 我们清算这伙祸国殃民的“医奸”的日子不会太远了。眼下,我们先把中药注射剂的犯罪分子收拾了,剩下的人慢慢收拾。
(完)

参考文献
[1]王其学:中药注射剂“漏列”刍议。新雨丝2009年1月17日
[2]熊印钢:中医正骨术小夹板固定是中国首创和对世界医学伟大贡献吗?医学评论网yxpl.net 2009年3月8日
[3]王澄:我们和中药注射剂之间是敌我矛盾。医学评论网yxpl.net 2008年9月8日
[4]王澄:一定要杀陈可冀。医学评论网yxpl.net 2008年3月2日
[5]王澄:陈可冀,李连达,王永炎,李大鹏和程莘农五人是院士还是人民公敌? 医学评论网yxpl.net 2008年1月15日
[6]王澄: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新雨丝2006年7月23日
[7]孟庆云:中西医结合曾结出一批科研成果。健康报2009年3月27日
(全文)
  自毛泽东同志西医学习中医批示以后,我国培养出一批中西医结合的高级医生,出了一批卓著的中西医结合的科学研究成果。其中针刺麻醉、小夹板治疗骨折、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头针的发明等,都属于医学科学的前沿性成果。

  针刺麻醉简称针麻,是针灸学在现代绽放出的一朵举世瞩目的奇葩。它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是中西医结合的成果。

  中医在古代就把针刺穴位用以止痛,在唐代的文献中,就曾记载在针刺止痛下,医生为患儿取出鼻内肿物的医事。1955年,我国某些医院已经开展针刺止痛疗法。其后有的医院把针刺镇痛用于拔牙和手术后止痛。1958年,上海、西安、广西等地医院的医生,把针刺作为一种麻醉方法,先是用于扁桃体切除,继后用于多种外科手术。特别是在颅脑、颈部、胸部及剖宫产手术中,以病人在神志清醒状态下接受手术操作,显示其优越性。针刺麻醉因此为国内外所公认。这项成果不仅是临床技术的发明,更重要的是,它对生命科学中疼痛和止痛的神经体液等理论提出了挑战。

  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的成就,使当代中国骨科医师成为名至实归的三折肱良医。1958年,天津方先之、尚天裕两位教授提出了“手法整复夹板固定法”治疗骨折,以前臂双骨折首开其端,继后不断扩大病种,在复位、固定、功能恢复各环节皆有创举。把西医恪守的“解剖固定,绝对复位”,开新为“功能固定,相对复位”;把“广泛固定,完全休息”,开新为“局部固定,动静结合”。这就动摇了传统的“完全手术,绝对固定”的律则。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以尽量减少手术为目标,充分发挥机体的自我组织能力和骨骼的自我塑造能力,促进愈合。以此,也提出了骨伤治疗的新理念:不是结构决定功能,而是结构决定于功能。临床资料表明,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可以缩短固定和恢复的时间,减轻病人的痛苦,使骨和关节保持良好的功能。中西医结合,使中国的骨伤学术成为有世界影响的学派,其治疗理念受到世界骨伤研究者的关注。

  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发端于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至臻成熟。中国工程院吴咸中院士,在天津南开医院率先开展此项科学研究。他注意到传统中医外科治疗此类疾病注重整体,强调“六腑以通为用”,把通里攻下、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扶正固本等治法和方剂,巧妙配合成套路,在细腻的临床观察和中西医配合之下,以非手术治疗而得以治愈。在观念上改变了“必须手术”,在理论上改变了“绝对静止”的认识。这也带动了该院的基础性研究。天津南开医院同时开展了通里攻下等“四法”的实验研究,成为以动物模型研究中医治法和方剂的先导。在理论研究方面,吴咸中院士提出了肠屏障学说,通过建立肠屏障,重症胆管炎死亡率由过去的20%降至3%。与此同时,大连医学院以攻法治疗胆结石、胆道蛔虫症等,也取得了较为突出的疗效。

  在科学史上,发明与发现不乏偶然性,头针就是偶然发明的显例。头针的发明人焦顺发,原是山西运城地区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擅长做颅脑手术。他是“西学中”,也会运用针灸技术治病。1970年,他到基层巡回医疗,住在老乡家里。一日,女房东突然患中风急症,他在无手术条件的情况下,施以针刺疗法。由于他是神经外科医生,对大脑皮层的定位区,既娴熟而又在经常思索之中。此中风患者,使他把病人的症状与针刺头皮相应的定位区联系起来。于是,按此思路,以他善于做手术的巧手,对头皮下定位区施以针刺,其巧思巧手果然应手如拿,病人得愈。以后进一步研究,使其技术和理论系统化,创立了头针疗法。这一看似偶然的经历,是寓于必然之中,他是因兼通中医针灸和西医神经科两方面知识,才能有此创新的。头针疗法目前用于治疗偏瘫、各种头痛、眩晕、耳鸣、美尼尔氏综合征、运动性失语、感觉性失语、失用症、脑外伤后遗症等多种疾病。

  上世纪70年代以后,中西医结合在治疗心脑血管病、呼吸系统病、血液病、周围血管病、烧伤,甚至多脏器衰竭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同时,还开展了基础性实验研究和方剂、药物的中西医结合研究。

  在临床上,中西医结合遵循的原则是:两相并用时,各依各自的理论;善善从长,杂陈并立用针用药时,总疗效应优于单用西医、单用中医者;以最优互补而不是同类的重复叠加。实践表明,很多疾病在经中西医结合治疗后,治愈率提高、疗程缩短、促进康复、节省了医药费用。调查表明,中西医结合是居民就医的重要意向之一。

  中西医结合已经成为我国卫生保健的一支重要力量。其队伍来源从当年的“西学中”,发展有“中学西”和毕业于院校的中西医结合学院、系、专业的学士、硕士、博士。当代中西医结合已经走向世界,有国际的同道同行,还有各国各民族的“结合医学”工作者,蔚为大观。
  (本文作者系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

冷眼观斗   于   2009-04-04 16:55   
张教授的“渊博学识”:

http://group.hexun.com/antipseudoscience/Discussion.aspx?articleid=1796487&index=6&order=0
我要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