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

    
    
    
    
 
 

中药、猪潲、凉茶和水
中药、猪潲、凉茶和水

2011年8月15日,星期一


张功耀




在药物制造走向科学化之前,全世界人民都曾经直接将天然植物、动物的身体部分(如猪肝)及其产品(如蜂蜜),还有矿物(如砒霜),用作“药物”。我本人最近的一个比较研究表明,古代中国和古代欧洲、美洲、非洲、东方的阿拉伯国家和印度,在使用这些“药物”的时候,分别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中国人喜欢将这些“药物”煎水喝。其它文明地区的人民则往往将这些“药物”先洗净、晒干、打成粉末,再一样一样地配合用。为了便于服用和携带,这些地方的人民还会将药粉,按照一定的配方,混合做成糖丸、胶囊、片剂或膏剂。此外,古代中国人和古代外国人都有将“药物”做成酊剂的倾向。所不同的是,中国人生产酊剂,其溶解液只有酒,而外国人则除了酒之外,还使用食用醋、乙醚、丙二醇和甘油。通常,外国人只限于将草本植物浸泡来制造酊剂。中国人则除浸泡植物以外,还浸泡动物尸体,如毒蛇、昆虫、牛鞭、狗鞭、虎鞭、海马,等等。像中国人现在还在流行的这样,从备用的植物药草、动物干尸或矿物当中选择一些,一股脑地用水煮出汁液,然后再喝进肚里,只有中国和受中医影响的日本和韩国是这样,其它文明地区的人民都不这样做。
这种煮出汁液的制药方法,使我想起了煮猪潲。虽然没有经过详细的分析和罗列,但我估计,差不多所有猪能够吃的饲料,都可以给人入药。比如,蒲公英、车前草、马齿苋、钩藤叶、薄荷、紫苏、甘遂,都是既可以给猪当饲料,同时也可以给人当“中药”的。当它们充当中药的时候,一般都需要洗净、晒干、切碎。现代中医给了它们一个好听的名词,叫做“饮片”。当它们被拿去喂猪的时候,则通常都用新鲜的。
其实,把春夏秋采集的猪菜晒干,储存起来,放在冬天再用,也是经常的。如果把这些干猪菜与中药做一个类比的话,切出来的猪菜没有中药那样“文明”。猪菜只要按照“寸草切三刀”的大致规格,胡乱剁碎就行了。中药则要精精细细地切成片。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如果把干饲料煮出来的猪潲,去掉渣滓,再配以调味剂,像模像样地灌装成“凉茶”,拿到大药房或超市上去卖,我估计会有人买的。如果再将这种“凉茶”用“优秀中医药文化”包装起来,拉拢几个医学教授、著名营养学家和政府官员同声渲染一番,我想,它不但能够畅销全国,而且还可以写入咱们伟大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至于这些用猪饲料生产出来的“凉茶”的功效,我敢担保,在“防暑降温”“止渴生津”“醒脾提神”“清热、解毒、除湿”以及“无任何毒副作用”方面,断然不会在当今流行的其它同类产品之下。
不客气地说,中国人现在喝的“凉茶”,都无异于吃这样的猪潲!
我这样不客气地说话,除了我刚才做过的类比之外,还有我亲眼所见过的一些证据。
今年早些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提醒读者警惕我国混乱的茶市场。在那篇文章当中,我告诉读者一个防不胜防的现实:现在一些合法的或不法的茶叶商人,纷纷深入农村收购根本不是茶的茶叶。今年6月,我又回了一次农村,再次看见了同样的勾当。
我问当地的农民,“你们采摘这些东西,然后又晒干,准备拿去干什么?”
他们告诉我:“有人收购,据说可以卖到国际茶叶市场上去赚美元。”
不过,也有人说:“不是拿去出口,据说是拿去做‘王老吉’和‘和其正’那样的凉茶”。
我问:“你们吃不吃这种东西?”
他们答:“不吃。我们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
我告诉他们:“你们千万别吃。他们下乡收购这些东西,拿去干什么,你们不知道,我们也无权过问。现在,中央政府对这一类东西,一直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不了。地方政府更是倒行逆施,把它当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做。但是,这些东西吃不得。吃了会导致肾中毒。”
说话间,一个农妇伸出她的右手给我看:“这种东西给熬茶可能还是蛮好的。容易上色。你看,采了几天‘茶叶’,手指尖、指甲缝都变黑了。洗都洗不掉。我估计,用真茶叶熬出来的茶水,还熬不到这样黑。”
我查看了她的手。果然被染黑了。我断言,用这种不是茶叶的“茶”混在铁观音里边,泡杯“绿茶”出来,神仙也未必能够分别得出!用它生产“王老吉”“和其正”“潘高寿”“万吉乐”“下火王”,我谅它卫生部也难辨真假!
我返回学校之后,核查了那些茶叶商人收购的藤本植物嫩叶到底是什么。查了三个晚上,也没有查出它的分类来。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它绝对不是“王老吉”“和其正”“潘高寿”“万吉乐”“下火王”配方当中所标明过的任何一种东西。
我在《写在中医药被欧洲扫地出门的时候》一文中说过,中成药是不适合进行工业化生产的。同样的六味地黄丸配方,在不同生产批次,和同一生产批次当中的不同成品当中,都可能蕴含不同的成分。像这些茶叶商人这样,把原本在配方列表中没有的东西掺杂在成品当中,不用说现在依然固守“要钱不要命”的医学哲学的卫生部识别不了,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卫生部也未必能够识别得出来。由于各种利益链关系,即使卫生部能够识别得出来,他们也未必能够处理得了。
“凉茶”之所以叫“凉茶”,是中国历史上一些不开化的中国人坚持认为,喝了这些茶之后就可以预防中暑或感冒。说的传统一点,就是所谓的“清热解毒”“清热润燥”“清热化湿”之类。
限于篇幅,我这里既不说“润燥”其实属于滥用轻泻剂,也不说“化湿”本身十分荒唐而且危险,更没有足够的篇幅和时间为读者分解“上火”,单说说这些“凉茶”“清热解暑”的奥秘。
一个人长时间地暴露在热环境中会出现“热昏厥”(heat stroke)。这种生理状况的变化是一种疾病。我们中国人通常叫它“中暑”,说得更传统一点,也叫做“受了热气”。说英语的国家对这种病有很多种表述方式。sunstroke, thermic fever, siriasis,等等,所表达的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我国医学著作中的“日射病”或“热射病”,都是从这些词汇翻译过来的。也有的人把这些概念,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说法,翻译成了“中暑”。
理解“中暑”的起因,只要观察活体植物在长时间的热射环境中会发生枯萎就足够了。植物和动物都是细胞构成的。植物细胞经不住长时间的热射,动物细胞也同样经不住长时间的热射。虽然它们具体的演化机制可以描述得更精细一些,但是,表面上的基本道理则是一样的。
具有以下先期因素的人最容易罹患热射病(中暑):
•长期酗酒的人
•慢性心脏病、肺病、肝病、气管炎等慢性病患者
•肥胖病患者
•老年人
•帕金森氏症患者
•血糖失控的糖尿病患者
•正在服用利尿剂和抗组胺剂的人
•服用了影响人体精神状况的药物和饮料的人。如服用兴奋剂、抗抑郁剂、浓咖啡、浓茶之后,在热射条件下,都更容易使人“中暑”。
在农村经历过抗旱的人知道,拯救植物因干旱而出现的枯萎(相当于“植物中暑”),是在植物还有生命特征的情况下,让植物重新获得足够的水分。人体如果罹患“热射病”,就相当于植物遭遇热射之后的枯萎。对此,人们要做的正确事情,不是去为患者“掐人中”,也不是像喜来乐那样用根香葱去刺激患者的鼻子,而是除了降温还是降温。将患者移到阴凉、通风、透气的环境当中,通过扇风为患者的身体降温,通过给头部洒凉水或用酒精擦拭额头为患者的头部降温,通过喂凉开水为患者的细胞降温,同时适量地补充盐分,就可以让患者从中暑中恢复过来。
当然,中暑容易与低血糖昏迷、糖尿病昏迷、汗闭症等疾病相互误诊。这是另一个主题应该讨论的事情,是故,不在下话之内。
对于中暑,我们只要懂得了植物遭遇长时间的热射会枯萎的道理,就可以采取恰当的预防措施了。遮荫、扇风、喝水、泡冷水澡、补充盐分。不要在大热天酗酒和服用抗组胺剂。不要在高温热源附近喝浓咖啡和浓茶,更不要在三伏天服用兴奋剂和抗抑郁剂。高温状态下,慢性病患者每次晒太阳的时间不要超过20分钟,间隔时间不要小于一小时。为了避免高温辐射烧坏我们的脑细胞,我们往往需要加戴一顶遮阳帽,或撑一把遮阳伞。做到这些,足够可以预防热射病(中暑),完全不需要喝什么凉茶。如果凉茶当中含有植物兴奋剂(已被确认的植物兴奋剂有罂粟、麻黄、夏枯草、半夏)或利尿剂(中医确认的利尿药草有车前草、泽泻、茯苓、秦艽、葶苈都没有得到科学的证实),更是对预防热射病有百害而无一益。
预防热射病(中暑),鼎鼎重要的是喝水。喝水可以通过增强汗液排泄和体液输运等方式帮助散热,使细胞免受高温“灼烧”。其实,喝“凉茶”的正面作用在于喝水。“凉茶”当中的药草,对于抗高温来说,属于彻头彻尾的画蛇添足,许多情况下还会弄巧成拙。把那些类似于猪潲残渣的东西统统去掉,喝那些干干净净的水,绝对要比喝“凉茶”来得可靠而安全。
熟悉水的物理性质的读者也许还记得,水的比热是空气的4.18倍。这意味着,能够使空气升高4度温度的能量,还不能使水升高一度温度。此外,水所需要的蒸发热也比较高。室温下,1克冰水升高1度所需要的热量是2259焦耳。因为它不易于挥发,所以它可以在身体里边保护细胞免受灼伤。酒精的蒸发热是841焦耳。所以,将酒精擦在身体表面可以获得很好的体表降温效果。但是,如果将酒喝到肚里,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酒精的蒸发热太低,很容易挥发,酒精在从体内挥发到体外的过程中,会从体内带走热量,所以,不胜酒力的人,酒后怕冷。值得一提的是,这时酒精从体内所带走的热量,不是来自外部热源的照射,而是来自体内的生物能所转化出来的热量。这些热量被酒精带走之后,细胞和组织就可能出现“能源短缺”,因而也就更加没有充分的活动能量去抵御来自外部的高温烧灼了。大热天酗酒的人更加容易中暑,道理就在这里。
毫无疑问,喝水、遮荫、冲凉,目的都是为保持我们身体里边细胞活性而努力创造一个合适的温度环境。只要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在你面临长时间的热射环境的时候,理直气壮地把“凉茶”倒给猪去喝,然后在自己的水壶中灌满安全可靠的纯净水!

愤怒的老人   于   2011-08-18 2:25   
中医不废,国家不兴,人民不幸!
我要回应